ngocdiEms2

我的乐趣整日的听歌 ,整夜的睡觉。

因为年轻,我没有选择,趁我年轻,我还可以完成很多事。我是沿着我的人生痕迹,为一个旅行者说走就走的勇敢而开始旅行。阳光的天气依旧温暖,在依旧温暖的眼光下,近乎看不到的安静。也许就是预料中命运的巧合。
我离开定西(这座城)的时候已经是初秋,我的母亲来送我。
2009年初秋,我到了喀什。我从这座城到另一座城。我是从天水乘坐通往南疆方向的火车。初秋的阳光还是很强烈,这天是晴天,太阳[em]e257418[/em]晒着天水城。
落地式的橱窗口可以看到大道上的路人和行道树被太阳晒的精疲力尽显得很疲惫的样子,是不堪一击。空气的干浓且夹杂着某些混杂不知名的东西聚集时间太久后散发出的臭味肆无忌惮地攻击着天水城里里外外。
我和母亲是在天水站站台外遇见的,老人家是从漳县专门下来,过来送我离别。她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就像电影里出现的场景一样。或泪流满面,或闭口不语,或无言以对,举手投足间在时光的罅隙里哭了。当母亲安静地选择站在城市里的站台上偷偷哭。犹如站在那些看不见的光阴里褪去了凌厉,眼神安静。
电影里的离别好像喧告着要正式结束一切,关于曾经拥有过的记念,在离别的那天已消失在这个世界的那一瞬间。
我一声不吭地期待尽头的火车赶过来,我很清楚时间的越近是越来越多的期待。只留下一颗沉甸甸的心悬在空洞无边的黑暗里轻轻地颤动着。

我厌倦了初始的生活,我厌倦了每天来来回回的混日子,我厌倦了整日整日的游走于男人和女人之间流浪的日子,甚至我开始讨厌这些如同贱狗一样的人,就算他们的人生灯火辉煌,灿烂如锦,他们的一切,与我无关。
幸福就幸福开心就开心。只是,妈妈,我是被曾经拥有的记忆和发生过事栓在了你的这边,另一边是我这个小人物不足为外人道的辛酸与无奈。
2014 年 2月 14日,喀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