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diEms2

我的乐趣整日的听歌 ,整夜的睡觉。

父亲承认,和所有的父亲一样,我以为你会在那边过得不好。于是我哭了……。
所有这些,这一切无穷的。我听着,看着,我默默无语。
或许,我父亲更应该为这个宿命的决定而后悔
,毕竟是他鼓励儿子离开定西的,离开母亲,来到南疆与灵魂生活在一起的,可是,在考虑儿子未来的前程时,其实父亲心底里还藏着一个隐秘的念头。
父亲承认,“和所有的父亲一样,我以为你会在南疆过得不好,昨晚我又梦到你所以我赶紧给你打一通电话的。”
我在电话的这边挤出了一个可怜的微笑,叹道,“您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
不懂人情世故的我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外星人,突然落入了一个极其复杂而又挑剔的世界。突然让所有的悲痛与卑劣扯得越来越厉害。
我的父亲Ds并不是那种典型的东方男人,他们往往关心自己的事业甚于关心孩子。Ds常常会在深夜或者黎明时叫醒我,邀请我和他一起看电视直播,比如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船升天,或者看很文艺的电视剧【走西口】。(我就笑了,笑的那么可恶和诡秘,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骄横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从始至终,我都不适合在父亲身边,事实上,这是我成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之一,可是我必须承认,我确实会因为自己的出生和成长背景而面对自己和别人提出苛刻的要求。)有些时候,我会和父亲躺在朝东的院子里,父亲会指着满天星斗,告诉我,行星、恒星、和群星之前的区别,我在心里想我在高中一年级就已经知道这些了,要你说给我听,夜郎自大。我一直试图赢得父亲的赞许,可是从来都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受父亲的喜欢,我太敏感,父亲稍稍对我说句重话,或者批评我一下,我就会一直记在心里。没有人会怀疑父亲对我的爱,可是我觉得,父亲不应该把对儿子的爱深埋在心中,他本应该将自己的感情完全表达出来。
我常常会跟父亲吵架,而且经常是在吃饭的时候,一吵架,我就一个人冲走,我就一个人躲起来在一边大哭。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工作到很晚,父亲下班回家时总是带着一身疲惫与不耐烦,现在我才明白,父亲每天面对的都是死缠烂打的顾客,他的工作是那样辛苦,这种工作几乎掏空了父亲的精力与爱心,(怪不得一星期后就朝着兰州出发,他总是说要去东部市场看看。)这也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裂痕。母亲解释,“zxy真的是非常想成为父亲的乖儿子,‘可怜母亲的心。他对父亲的期望很高,可是父亲也许真的无法满足他的期望。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坏人,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是那种类型的老爸,习惯于对孩子说,‘过来坐在我的腿上,你真是个可爱的好男孩。’他不是这种人,但我是。

我与父亲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不过,我与母亲之间的感情却非常好,每次家庭纷争,母亲几乎都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我的这边,我和母亲真的很像,我们说话的声音和语调都几乎一模一样。有时候,我也需要母亲的爱与支持,有时候,我也会对母亲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可是事实并不难,我觉得这是种典型的母子关系,彼此深爱着对方,但难免会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出现一些小分歧。
我父亲说,我有一个照相机式的脑袋,足以过目不忘,我遗传自父亲家族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他出众的口才,使得我不折不扣的优等生,我的朋友许允俊相信我绝对是块做大事的材料。

我喜欢一家人聚在一起过新春,我特别注重家庭。我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我希望我的家也跟电视上一样和和美美。我一直是反着理解这部电视剧的。噢,我还要吃一碗正宗的兰州牛肉拉面。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