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ocdiEms2

我的乐趣整日的听歌 ,整夜的睡觉。

http://923467293.blog.163.com/album/#p

父亲承认,和所有的父亲一样,我以为你会在那边过得不好。于是我哭了……。
所有这些,这一切无穷的。我听着,看着,我默默无语。
或许,我父亲更应该为这个宿命的决定而后悔
,毕竟是他鼓励儿子离开定西的,离开母亲,来到南疆与灵魂生活在一起的,可是,在考虑儿子未来的前程时,其实父亲心底里还藏着一个隐秘的念头。
父亲承认,“和所有的父亲一样,我以为你会在南疆过得不好,昨晚我又梦到你所以我赶紧给你打一通电话的。”
我在电话的这边挤出了一个可怜的微笑,叹道,“您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
不懂人情世故的我就像是一个无知的外星人,突然落入了一个极其复杂而又挑剔的世界。突然让所有的悲痛与卑劣扯得越来越厉害。
我的父亲Ds并不是那种典型的东方男人,他们往往关心自己的事业甚于关心孩子。Ds常常会在深夜或者黎明时叫醒我,邀请我和他一起看电视直播,比如第一次载人航天飞船升天,或者看很文艺的电视剧【走西口】。(我就笑了,笑的那么可恶和诡秘,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骄横自大、目中无人的家伙,从始至终,我都不适合在父亲身边,事实上,这是我成长过程中面临的问题之一,可是我必须承认,我确实会因为自己的出生和成长背景而面对自己和别人提出苛刻的要求。)有些时候,我会和父亲躺在朝东的院子里,父亲会指着满天星斗,告诉我,行星、恒星、和群星之前的区别,我在心里想我在高中一年级就已经知道这些了,要你说给我听,夜郎自大。我一直试图赢得父亲的赞许,可是从来都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么受父亲的喜欢,我太敏感,父亲稍稍对我说句重话,或者批评我一下,我就会一直记在心里。没有人会怀疑父亲对我的爱,可是我觉得,父亲不应该把对儿子的爱深埋在心中,他本应该将自己的感情完全表达出来。
我常常会跟父亲吵架,而且经常是在吃饭的时候,一吵架,我就一个人冲走,我就一个人躲起来在一边大哭。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工作到很晚,父亲下班回家时总是带着一身疲惫与不耐烦,现在我才明白,父亲每天面对的都是死缠烂打的顾客,他的工作是那样辛苦,这种工作几乎掏空了父亲的精力与爱心,(怪不得一星期后就朝着兰州出发,他总是说要去东部市场看看。)这也加深了我们之间的裂痕。母亲解释,“zxy真的是非常想成为父亲的乖儿子,‘可怜母亲的心。他对父亲的期望很高,可是父亲也许真的无法满足他的期望。这并不是说,他是个坏人,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是那种类型的老爸,习惯于对孩子说,‘过来坐在我的腿上,你真是个可爱的好男孩。’他不是这种人,但我是。

我与父亲的关系就是这么微妙,不过,我与母亲之间的感情却非常好,每次家庭纷争,母亲几乎都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我的这边,我和母亲真的很像,我们说话的声音和语调都几乎一模一样。有时候,我也需要母亲的爱与支持,有时候,我也会对母亲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可是事实并不难,我觉得这是种典型的母子关系,彼此深爱着对方,但难免会因为意见不统一而出现一些小分歧。
我父亲说,我有一个照相机式的脑袋,足以过目不忘,我遗传自父亲家族的逻辑思维能力,以及他出众的口才,使得我不折不扣的优等生,我的朋友许允俊相信我绝对是块做大事的材料。

我喜欢一家人聚在一起过新春,我特别注重家庭。我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我希望我的家也跟电视上一样和和美美。我一直是反着理解这部电视剧的。噢,我还要吃一碗正宗的兰州牛肉拉面。

标签:随笔。2014年11月14日,南郊三巷。

空气中,有一股桉树的好闻味道,走廊上铺着淡蓝紫色的地毯,一种奇妙的感觉抓住了我的心,接着我看到一个带着点厌倦神情的尼塔站在一扇厚厚的桃花心木门旁边,这里是南郊三巷的一幢大厦。我的心突然猛跳了一下,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涉足南郊三巷,此时,初冬的阳光已经淹灭在低压的云层里。
这套公寓给人的感觉稍稍有点混乱似乎是同中东的风格装修的,客厅整整一面墙全都是挂画,地上铺着淡蓝紫色地毯,其它几面墙也是白色的,大门开着,那扇门之后,从那里可以径直走到一个开放式的厨房,厨房看来很现代,有一个桃花心木的橱窗。同样,那里面的一切都是白色的,旁边则是一间卧室,乍一看似乎全无特色。一看便知主人刚刚搬到这里到处都乱糟糟的,包装箱是半空的,有些东西还没来及取出。地上满是撕下来的包装纸,没有读过的报纸,没有打开的包裹。
新主人似乎想在这套窄小而平淡的公寓里更多地融入她本人的风格,她自己将这种风格称为“破烂时髦”,一个装饰有雏菊图案的古董大衣橱,几盏绘有雏菊图案的台灯,几方绣着红色玫瑰的桌布成了这里最引人注意的东西,同时,她还将白色的墙上挂上了几个古董画框,这些画框同样刻印着雏菊花,她说,这些画框是她在泰国的跳蚤旧货市场买到的,花了,两万株,显而易见,这个女子极其喜欢雏菊,而且肯定喜欢逛跳蚤市场。享受从中淘到便宜古董的乐趣。

♬我正在听 ngocdiEms2 创建的歌单《她说想要逃离这个我存在的空间》很不错哦,你也来听听吧! http://duomi.com/playlist/1224152188591276191?uid=285020142&version=DM6.1.0.01_A1.6

♬我正在听 ngocdiEms2 创建的歌单《酒吧打烊时专用的几首很好听的,》很不错哦,你也来听听吧! http://duomi.com/playlist/1224152188591276195?uid=285020142&version=DM6.1.0.01_A1.6

我的命运就是那么 舛。

性格平缓的和平主义者总能平静地接受所有。这样就觉得一切安好。
我趴在出窗口仰望落下的天空,我常常看着天空。举手投足间的神态都是寂静。在周遭人们的眼里我的脸上一直带着一丝难得的寂寞,好想是我习惯了看着眼前的一切,说是我的性格,还说我命运多舛,这样才是我的艺术。我害怕直视眼睛,我担心看到一张相同的脸被复制在不同的背景里我容易麻木不仁。
橱窗外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模糊一片变的,空气的味道是影响心情的细节,现在的我如同一台回放机脑袋里的记忆来回透支着大脑。
一个人过了太久,于是现在的我好想出去走一走回味我从前的生活。
回忆是那么美好!当我情不自禁地想起进化成长的那个年代时,我已经能够平静地面对了。那时的我很少看到自己的失败。除了失败我什么都没有。
有时人担心容易伤害别人因此失落,每天记录着写下记载不善良的真相影响了别人的心情,轻易地产生怀疑。
我常常以为最初美好的愿望是不会逃避和拒绝或是阻碍命运的安排,后来我知道命运是无法安排的,只是自己一厢情愿而已。
我因人际关系发生龌龊造成麻烦太多,遭受到同龄人的欺负和排挤的我会幻想自己是摩天轮,一种孤单和一种幸福。总是会义无反顾地来来回回,如果没有意外所以会一直下去上来。
我顽固放荡也只能是为自己而不安,关于自己的一些事遭受到同龄人放肆的眼神时。又觉得一切恍若隔世。
遗忘过往是新的开始。
有时候,任何一件事就可以毫无预兆地发生。从乌市回来的晚上因发烧,我从闷热的被窝里爬出来找水喝,对于一个懒惰和习惯赖床的人,这一件事只要心甘情愿总是能够变的简单。我没有穿鞋,我没有开灯,我没有吃药片,我一个劲的喝白开水。
外面天光已亮,透过橱窗口缝隙的一丝亮光提醒了我,生活的病态根本对突然发生的事束手无策或莫名其妙。天亮之后,我趴在橱窗口望着天空的变化,某瞬间街边传来的汽笛声划破了我的眼睛。

我在诺贝希

一直以来都知道自己不是那种擅长写文字的人,因为大脑的语言平脊而又荒凉,
所以往往十天半月,或者需要长久很多的时间才会写一些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文字来释然自己,来记载每段匆匆的过往,不管结局如何,所以一直不让自己去看那些结局太过完美的故事,去听一些别人听不明白的歌曲,许多时候,迷茫已自己的生活,找不到借口去忘掉一些不必要在记住的事,总觉得日子失去了味道,心事排山倒海的向我袭来让沉于海底,表面上波澜不惊路依旧还在,当往事越来越远,于是便有了寻梦的渴望,人生总有许多的无奈,世情如笼,囚了所有的念想…………
有些事我本不欲,奈何身不由己,学不会太上忘情,故一身尘埃,不知何处是灵台。
许允俊说:“人的一生只有两个极端。”其实,我也只能说说而已,

自己不也正是属于两极端中的一种,
也许是很喜欢这句话所透露出的意境吧。

人生中,无论得到,失去,都能坦然面对,顺其自然,心境自然也会变的平和。
想法永远偏激,要么大喜,要么大悲。
不懂如何舒缓自己的情绪,将自己封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自生自灭。
我喜欢把自己的心情日记写下来,在空间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写着都是些琐碎的小事,以及不愿提及的小心情。 但在许久之后,再拿出来看,又是段记忆。
也许,记录是个好习惯 ,让我能够纪念曾经的美好。 让我永远无法忘怀曾经的伤痛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太执着吧。
始终无法忘却,无法释然。 我何尝不想淡忘。 但,说永远比做难。
为何连熟悉人们的样子都已模糊,我却依旧记得那伤。
抹杀不掉记忆,我只有用虚伪来伪装,即使是悲伤,也要装作若无其事。
有多少事可以圆满,有多少事有后悔的资格,何时,我才能学会,坦然,淡然。
让我脱离黑色调。让一切顺其自然,如果,真的无法摆脱。我依旧选择保持沉默。如此而已。
突然觉得现实好假,生活好假,周围的一切都好假。我感觉生活在我身边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戴着一张面具,把自己用虚伪、冷漠装饰的密不透风,每天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表里不一的事。一张张熟悉而又很陌生的面孔。一次次谎言的欺骗与惯性背叛,压抑的我快要疯掉!
更多的是因为只有黑色的夜里可以让我不再看到那些一直横走于世间每一个光鲜角落的虚伪与冷漠,让我不再听到说什么,那些时刻关于感动而感颓。我觉得如果用夜来装饰一颗已经将要疲惫的心要总比用虚伪与冷漠来填充好许多!!
生活就是如此。!也或许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一直寻找一个属于我。


乌鲁木齐的秋天真正的来了

对了,我已经写完了,3章30篇,哈哈哈……。
我喜欢阳光的天气,我还是一个直男。……

天空难得的晴朗,过过一段梅雨季节的时光,且不说有多厌恶,挂出来的衣服在梅雨季节里会永远晒不干,可气又无可奈何。这下,总算熬过了愁愁的梅子雨,让我得偿所愿,大方,光彩。天空放晴,万里无云,阳光普照,清清淡淡。扯开天空,分割着天空光怪陆离明明的升的很高。
是的。整日整夜的写作,东拉西扯的写下好多,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或许,就像是我的现状这样,写作和听歌,再无其他。一遍,从头再来一遍重蹈又覆辙。我想,这样的欢喜,绝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获得的。
啊,当然会要知恩图报。一个唯利是图的贱种,要么存在于天真未凿之中,要么获得休持解悟之中,闭目想想吧,这些贱种不够坦率,做事不够光明磊落,跟鸡巴一样,赖儿叭叽的。
说真心话,这些都归功于那些不知姓甚名谁的他们,感谢他们在我得意而忘形的时候,简练的指点迷津。仿佛触摸到了一个暖暖的内含光般忧郁的灵魂,可以说永不止休地触动着心灵的底线。
死心吧,让他们在对我说三道四,说去吧,我已经彻底懒得理睬这些俗人了。
一些人孤苦伶仃的活着为了继续生命的美好,延续下去。他们都心知肚明,却精的不行,说白了,根本就是一个懦夫的胆子和懦夫的舍不得。虚荣心成全了他们,在他们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却依然还是口是心非,怪天,怪地。傻X,天知地知么?
早早晚晚的听歌,成了我的一种习惯。故意把自己修饰得流光溢彩的歌单传上空间,对着他们得意摇摆。温热的胸口,流动着一股暖流。没有任何的对话,动作,姿势,眼神不想对任何人作任何解释。
心平气和的面对一个小资别致的大城市,安静聆听这个小资城市的喧嚣声似乎有些颓废的感觉。周全的高楼大厦下面一片灯红酒绿,一排站在街边穿着短裙的烂女人,一团团高高的乳房,大腿,都坦率地鼓着,英姿飒爽。
对他们说。
咦,谁管你是gay 是les还是直男、直女。算是纯洁的,也并非光明正大,毕竟还是被弯曲的现实。
我双手插进口袋,望着街上寥寥无几的剩人,原来在我塞耳装塞的时候,街上的下面里面塞满了人。私下里撕嘴的,舔嘴的,抱着腿抚摸的,摸奶子的,……应有尽有。闹得一团锦簇在霓虹灯下乱滚。